XVI

幼儿园手推车

ImAlush:

贴个以前的车来糊弄自己,看,我连续三天更新啦!
图片点这里:http://www.taichangle.com/txtimgs/20171116/2017111607313316.png
链接见评论,车速不慢注意避雷。

梦游记(上)(NC-17)

我的天哪

JunoMoneta:

*将要有3P慎入,依旧是老爹和kiki夯莪


*第一人称可自行带入


*kiki和Daddy兄弟设定


↓↓↓↓↓↓


配合食用BGM:So High



——————————


     “好好享受这个,今天只收你一半钱。”


     我从那个留着好看胡茬的阿尔巴尼亚人手里接过一小包漂亮的蓝色晶体。我喜欢叫它“smurf”——它们纯得就像蓝精灵一样,而且总是能像蓝爸爸的魔药那样带你飞上云霄。




     平时这个Enver总是喜欢黑我的钱,偷偷提价——就凭他那张典型的地中海式帅脸。今天他竟然好心给我半价的极品货——我是撞了什么狗屎运?



     “谢了老兄——”我把一小卷美金塞进他手里,“需要我帮忙吗?帮你运点货?”



     “得了吧,你这个不知足的混蛋,货到了你手里还能出的去?”Enver讪讪地笑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我。



    “那我就走了,免得你一会儿后悔。”我掂了掂手里的smurf,起身要走。
   
   
   
   
    “嘿——”Enver叫住我,“你不像现在尝尝鲜?我这有现成的。”
   
   
   
   
    我回头,看见桌上有一把小刀和一些细碎的蓝色晶体,而Enver蜜棕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像会勾魂一样。
   
   
   
   
   
    “不尝白不尝。”我坐回卡座,“是免费的吧?”
   
   
   
   
    “当然,你是老顾客了。”Enver大笑,深邃迷人的眼中带着一点狡黠——可惜那时我没看出来。
   
   
   
   
    手起刀落,小晶体变成了可爱的蓝色粉末,我捏起一小撮洒在虎口上,猛地一吸——这感觉就像被打了一针药——马上让你高♂潮的那种。
   
   
   
   
    满足的呻吟不由自主地逸出,这玩意儿棒到极点了,比以前那些疲软的老货不知好了多少。
   
   
   
   
    “好东西……”我拍着Enver的肩膀,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Hile,亚洲女孩的订单完成了,过来取货。”Enver用阿尔巴尼亚语打着电话,顺便用手拍了拍昏倒女孩的脸——没问题。
   
   
   
   
    等我再次醒来,眼前依旧漆黑一片。酸困感不断从手腕和脚踝传来——这是怎么了,被绑架了?
   
   
   
   
    “Anybody there?”绑架没什么,不就是要钱吗?给他们就行了,反正我得活下去。
   
   
   
   
    “…………”我听见两个男人在说话,不是英语,倒像是意大利语或是希腊语。
   
   
   
   
    妈的,色令智昏,我竟然被Enver这个混蛋给骗了。
   
   
   
   
    可那帮混蛋不会给我时间多想,一记刀手,我再次倒在地上。



    浓到刺鼻的烟味像一根银针,从鼻腔捅进大脑,硬生生刺醒了我。嘴边被一根细细的烟戳着——我本能的衔住,然后听见了打火机的咔嚓声。
   
   
   
   
   
    吸一口,熟悉的电流很快窜上来,纷乱的思绪一下子稳定下来——上乘的好东西。




    真奇怪,把我绑来是免费让我爽吗?
   
   
   
   
    “我们给你松绑,在这儿乖乖呆着,吸的,抽的,注射的都可以玩。”耳边响起一个模糊的男声。
   
   
   
   
   
    手上的绳子松了点,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别想跑,除非你想死。”
   
   
   
   
    笑话,有好货白白享受,我干嘛拿命去拼一个希望渺茫的东西。
   
   
   
   
    我点点头,男人没有再为难我,取下了眼罩和脚上的绳子。
   
   
   
   
    一开始光线有点刺眼,眼睛眯了半天才能勉强挣开看清东西——那些男人武装到牙齿,别说是面部特征,连身材都看不出来。
   
   
   
   
   
    “你们想要什么?”我问了那个看起来像是头儿的人。
   
   
   
   
   
    “钱。”男人回答得痛快干脆。
   
   
   
   
    “要多少?”我问。
   
   
   
   
   
    “哈哈哈,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好好享受吧,也许以后再也没机会了。”男人使了个眼色,屋里的人一个个走出房间,门也被锁死了。
   
   
   
   
   
    我检查一下口袋,那一小袋smurf还在——谢天谢地,算他良心发现。可接下来的问题又让人发愁了——这些玩意儿有什么用,又不能帮我安全地离开。



   
    既然不是绑架勒索,那么我大概会有以下结局:
   
   
   
   
    一,被晒到暗网上拍卖——要知道现在亚裔女孩在这方面很受欢迎,买主会做什么谁也不知道。
   
   
   
   
    二,被卖到欧洲的地下女支*院,等到被玩烂了,就拉到黑市上卖给器官*贩子。
   
   


    三,被狂热组织当活人祭品,一样是死路。



    四……我实在想不出来了,反正一二两项最有可能,条条大路通地狱。
   
   
   
   
    既然这样,不如就乖乖听话,好好享受人生最后的欢愉,然后祈祷老天能让我活下去。



    我重新点了根烟,坐在墙角慢慢吸着,让意识一点点攀上山顶,登上云霄——美滋滋的。
   
   


    对了,那些白白的粉末看起来不错,用来找乐子再好不过了。我试着吸了一点,劲不算太大,但持久绵密,和美沙酮有点像。




     飘飘欲仙着,头脑混沌着,我被重新戴上眼罩,套上头套,塞进车里,摇摇晃晃了很久,然后呼吸到第一口灼热的新鲜空气。
  


    外面的灯光很强,隔着厚厚的眼罩也能感觉到,我好像是坐在一个大理石台上,腿上凉凉的。旁边的男人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说着什么,声音很大,混响到变形的声音有点刺耳。




    突然,男人一声惊呼,很兴奋的样子,我又被人扛下台了。
   
   
   
   
   
    扛着我的人不知道给我注射了什么东西,反正脑子又开始昏昏沉沉——也好,无知无觉,心里清净。
   
   
   
   



   
       
   
    Why don't we have sex right now?


↑↑↑↑↑↑↑↑↑↑


点此上车
















TBC



————————


*在丧病的路上越走越远。
   
  
*日常艾特教友 @笛涩  
   
  

宽宽狮:

王嘴上不让养最后还亲自伺候起了鹿,果然宠儿子宠得深沉。(四张图)
作者微博:Doudou_,侵删。

【瑟莱】如何勾引我的父亲 04 (完结)

笛涩:

前文戳 03


HE。




Chapter8




这一夜我几乎没睡着过。情事结束后已经十分累了,但想着不能被暴圌露便一直睡不好,似乎在半梦半醒间一直徘徊。梦境里并没有一些美好的。




早晨的时候他才回来,我那时候躺在床圌上,实在懒得说话,甚至眼睛都睁不开。父亲身上并没有酒吧的气息,想必也是十分注意的。




“哟。”其实那时候我并没想说什么,只是想发出一个声音,仅此而已。




“吵醒你了吗?”他问,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但是我太困了,大脑完全无法思考。人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会说一些实话——“是的。莫非你想对我一些不好的事情?趁我睡着的时候吗?”我笑了一声,可能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我并不记得这些对话,这些都是他后来告诉我的。那时的情形十分尴尬,但尴尬之余我又有一些奇异的快圌感。




然后我告诉他,可能是梦话吧,不要太放在心上。




我父亲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青圌春圌期的莱戈拉斯。”




腰很酸很疼,等他走了我才敢稍微龇牙咧嘴的揉一揉。虽然之前听父亲那些个小情人说过,但没想到这么厉害…昨天起码折腾了我两个小时多。




在他身后我吐了吐舌圌头。




Chapter9




生活嘛…总是十分无趣的。




尤其当你是个学圌生,并且对学校一切男生女生都不感兴趣的话。




是的,那不就是现在的我吗。




但是当提起有关我爸的事情,趣味值就蹭蹭的上涨了——比如,他今天又没回家。但是最近要期末考圌试,我实在没时间在背后做小动作。




只能抽空给Ali打了电圌话,凌晨两点,正是他们那种人活跃的事情。电圌话很快被接通了,男妓丝毫不压抑的喘息带着电流的呲呲声传了过来,“唔啊…好圌棒…要死了,啊、慢、慢点…”那边有鼓点强圌势的音乐,嘈杂的声音,放浪的尖圌叫,“Ali,你最近…”




然后我的话再一次被他的浪圌叫打断。




电圌话被掐断之前,我隐约听到一句“Mr.Spring”。一个猜想浮出圌水面,也许不能叫做猜想了,事实那么明白的摆在眼前。突如其来的怒火,莫名奇妙的怒火。我咬住被子,扭头看向镜子,眼睛在黑圌暗里那么亮。




明知道是我一手选的,但内心深处的怨愤仿佛还是化为火焰舔shì着我的五圌脏圌六圌腑,“去死吧。” 我低声喊,就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我想起那一晚上。我被我父亲压在身下操圌弄到几次高圌潮,也许他不知道是我。也许他装作不知道是我。




但是现在…他却还是在和别人做圌爱。想到那晚他喑哑性格的声音和有力且快速的动作,我可耻的发现自己硬了。




他圌妈圌的,这种对性圌爱快圌感食之入髓的身圌体。我只好将手探进内圌裤里,顺便把那件碍事的衣物脱圌下来,抚圌摸自己勃圌起的阴圌茎。说实在的我并没有太多这样的经验,但是想到瑟兰迪尔,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似乎不用太多的抚圌慰就能达到顶峰。




其实和我父亲斗智斗勇的过程还挺有趣的,姑且算是生活的调味品吧——毕竟这本质上只是一场随时可以被我终止的游戏。




发圌泄过一次的身材变得疲惫而昏沉,我似乎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Chapter10




我很惊讶我的父亲竟然没有发现这一切。




是该说我做的太好了呢,还是他对我的行为丝毫不在意?




瑟兰迪尔真是一位理想型家长,管圌教孩子并不多,并不严,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并没有什么能让他挑出刺的地方。成绩,课外活动,不抽烟不喝酒(起码没在他眼皮底下搞过)的品行,样样都有。总的来说我们两个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吧。




所以他在夜店看见我才会那么生气?




我抽圌了一口气,在父亲盛怒的眼神下向吧台里那位小哥要了一杯加冰的ВLoody Mary捂在被他打过的右脸颊上。




Ali站在父亲身后,小鹿一样的眼睛里全是惊慌失措。我突然觉得好笑,他在怕什么?与他有什么关系?仰头喝下一部分酒,如愿看到了瑟兰迪尔更加阴沉的脸色。




“你才16岁。这像什么样子。”他语气淡淡。但了解他的我总会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瑟兰迪尔走过来掐住我的脸颊,还没有咽下去的酒猝不及防的喷到了男人俊美的面孔上。




淫圌靡的五彩灯下他的面庞有一种魔幻美,铂金的头发在深色灯光下淡的仿佛是银色,眸子里也是晕开的墨色,淡红色的鸡尾酒顺着他侧颊滑圌下来落在他的白衬衫上。我看见他耳侧的头发黏成一缕一缕,“抱歉。”




“跟我走。”




他捏住了我的手腕,好圌痛。其实就算他什么也不说,我也会乖乖的和他离开。




就在今圌晚,我暗自想。






Chapter 11




凌晨的街道很寂静,几乎没有人。父亲开着车,我缩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们默默无言,似乎都在想自己的事情。




“你知道了,是不是?”我摇下车窗,不知道为什么车内的空气让我有一种窒圌息感。这时候是一个红灯,我们都避无可避。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




我把衣服拉开,甚至在椅子上坐起来一点把短裤,内圌裤通通脱掉。




红灯还有半分钟。




我听到他骂了一句。




“你知道了吗?”我再次问,跪在座位上,面孔向着他。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




绿灯亮了,瑟兰迪尔一踩油门车就飞奔出去,幸好这是空旷的街道。




我低低的笑起来,手抚上因为父亲而勃圌起的阴圌茎,我从来,从来没这么放浪过。车厢里一时间只有属于少年的,青涩而勾人的呻圌吟。闭着眼睛我给予自己最大的快圌感,就像我那天晚上做的一样,毫不掩饰自己的堕圌落。车突然的停了。瑟兰迪尔把车拐进了一条漆黑的巷子。




“你到底想怎样,莱戈拉斯?”他面色古怪,声音嘶哑。




“帮帮我,父亲…”我歪着头看他,伸出舌圌尖舔圌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就像你那天做的一样。”我裸圌着身圌体蹭过去,犹如小动物一样讨好的在他颈边摩擦,他并没有推开我。




直到我坐到他腿上。驾驶座的空间对于两个男子还是过于狭小,我们不得不紧圌贴着。




他突然扣住我的脑袋吻我,这是一个残圌忍的过程,他把我嘴唇咬出了血,还是舌圌尖咬出了血?我在漆黑里凝视他的眼睛,那么亮,亮的可怕。但是我没有退缩。




这是一个含混不清的回应或拒绝——这样越界的吻从不该属于父子之间,但是它又没有任何情圌欲的成分。




“我很爱你,瑟兰迪尔。”我听见自己说,手指从裤子拉链的地方探进去发现他也情圌动了。 他的手握住了我的臀圌部使劲揉圌捏,脸埋在我锁骨那里,呼出的气息温热潮圌湿。要进行最后一步时父亲却突然推开我下了车,抽圌了两根还是三根,他才又回到车上。




我看着他在外面抽烟的身影突然间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我赌输了。




我还一直天真的以为我可以赌赢,他会爱我。






Chapter12






回程的路再也没有波澜。




回到家里我们回到了各自的屋子,即便我那一间已经很久不用了。




躺在床圌上我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总觉得这几个月以来发生的一切是一场超出现实的梦。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没有眼泪也没有心思浮动。




直到他进来了,像是喝了酒,步履摇晃不稳。他倒在我身旁,把我牢牢的圈在怀里吻。




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一种毁灭的狂喜。




这天晚上我再一次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了我的父亲。




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我们能有的最好的结局了。




感谢上苍。






——END——






给我评论吗…。

无法反驳...

要说些什么:

想勾搭一个太太
要么给她本命写文 要么多给她私信/评论 要么给她长评
然而我只能做到第二个 【跪地】

【瑟莱】时空错乱

嗷嗷嗷好吃

笛涩:

说好的3P车,双瑟x莱。


我到底为什么要给我的pwp起名,好累。


为了区分两个精灵王,Thranduil是穿越来的,瑟兰迪尔是在这个时间线的。


刷卡上车


想起来之前的一张俩瑟爹的合影  要保存图走这里